非法捕鱼的背后是生活的无奈与艰辛

《如此损毁资源的非法捕鱼何时休?》追踪

数年来,信江余江中童段至余干黄金埠段30余公里范围内,非法电鱼或炸鱼现象几近疯狂,渔业资源遭受重创,生态环境被破坏,对这种不法行为理应严厉打击。然而,鲜为人知的是:这群非法捕鱼者中,绝大多数为贵溪市鸿塘镇罗家村人。因历史原因,这些特殊的村民没有土地可耕种。在渔业资源越来越少的信江,电鱼成了部分村民唯一的生存方式。帮助他们转产转业,才有可能从根本上治理非法捕鱼现象。

无地可种的渔民村

6月12日一大早,淡淡的云雾笼罩着紧邻信江的罗家村。全村共有486户、1860人,没有一分耕地。村支部书记罗国胜叹气:“没有土地怎么生活?”

这个村庄的村民世代以捕鱼为生,信江是他们赖以生存的场所。昔日,信江渔业资源丰富,上世纪80年代,该村有300多人从事捕鱼业。然而,这种生活数年前就被现实所困。信江界牌枢纽段附近,疯狂的采砂船不分季节、不分时段采砂,导致各种鱼类无法排卵繁殖。

在现场,记者看到数艘大型采砂船横在信江内。村民说,采砂段的最深处达20余米,浅处也达10余米,“鱼儿的产卵地被破坏了”。鱼类越来越少,为维持生活,村民只好疯狂非法电鱼。朴实的村民坦承:“电鱼的确非法,但不电鱼,又没有别的办法。不过即使这样,一天下来,收获也很少,每天最多能电鱼5公斤,可卖40元左右。”

面临渔业资源的枯竭,许多村民多年前就已弃船上岸,奔赴外地打工。

转产面临资金短缺

土地是村民赖以生存的根本,对于无田可种的罗家村村民来说,生存更加艰难。罗红明47岁,至今还是靠在信江非法电鱼为生。他也想过外出打工,“但年纪大了没人要”。罗红明曾将希望寄托在儿子身上,希望儿子能考上大学,远离无田可种的故土。但现实无情,孩子初中没毕业就外出打工去了。

村民说,没有土地耕作,什么都得花钱买,菜、米、油、盐样样都得花钱,一天电鱼所卖的钱还不够一家人的生活开销。村支书罗国胜坦承,现在仍有40多名村民以非法电鱼为生。这些人大多在50岁左右,无法在外面立足,家里又无地可种,只有非法电鱼。

实际上,村民也为自己的行为付出过代价,罗红明就数次被渔政部门捣毁过电鱼工具,损失近2万元。如何从根本上杜绝非法电鱼现象?贵溪市科技与农业部门去年7月份给该村5万元启动资金,让村民利用村里的水塘开展黄鳝养殖,希望帮助村民上岸转产。去年,有14户村民入股,每人投入1.3万元左右,但因规模较小,除去成本,到年底一算账,每户仍亏200多元。今年5月11日,村支书召开会议,商讨今年黄鳝养殖事宜,村民盼望能将村里另外20余亩废弃水塘开挖整理出来以扩大规模,但苦于无资金。

本报记者 杜金存

作者:杜金存

(本文来源:大江网-江西日报 )